山花网站:http://shanhua.qikan.com

山花2013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书写从未被书写的女性,言说无法言说的痛苦

字体:


  英国现代主义作家、女权主义批评家弗吉尼亚·伍尔夫在《伯奈特先生与布朗夫人》这篇文章中曾提出现代主义应当让女性“书写女性,因为女性从未被书写过”。①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尼·莫里森和中国当代作家叶广芩,分别用自己的笔记录下了各自民族的女性曾遭受的深重苦难,替她们言说出了“无法言说的痛苦”。②

  本文拟以托尼·莫里森的小说《宠儿》(beloved)和叶广芩的中篇小说《雾》为例,比较研究两位作家在小说中如何描写了女性的生命苦难,从而替这些经受苦难的女性发出声音,揭开历史上被掩盖的一页。两个故事都采取了双重叙事线索,把过去和现在的时空巧妙地编织在一起。过去发生的事在女主人公支离破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山花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