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花网站:http://shanhua.qikan.com

山花2017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“而我辈也曾有过青春”

字体:


  一、必也正名

  我取诗人为木心的第一身份。

  木心曾说:“自由诗比格律诗更难写,所以我写自由诗。”在艺术的难与易的这两头,自谓择难。对五四以来所谓“自由诗”的命名,木心心里很不以为然,有他一贯的自己的看法。《琼美卡随想录》有篇标题《某些》的文章,正好拿自由诗开刀:“自由诗,这个称谓好不害臊。”大概“诗”字前的“自由”一词触动了他的心情,擅长即兴判断的俏皮话随之就甩了出来。的确,对于一名心气和抱负都不同凡俗的诗人、文学家来说,没有一种文体是自由的。

  反对自由诗(以下以“新诗”或“诗”代替)用脚韵,本是新诗创作的一个常识。但木心认为新诗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山花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