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花网站:http://shanhua.qikan.com

山花2017年第9期  文章正文

鲍时进被偷走的四十年(中篇)

字体:


  程家伯伯没有表情。一张他的黑白照片,被镶进相框挂起来,对着吊唁的人迎来送往。他面前一高一矮两个背影,是两兄弟。高的壮的是鲍时进,矮的瘦的是程永年。两个背影印在挂着程家伯伯遗像的黑布帘子上,把“奠”字的笔画冲散了几笔。

  “走得还安详?”

  “嚎了一晚上。”

  “面容还安详?”

  “可怜得很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可怜得很。没有供桌,没有供果。白纸黑字一副挽联。亲戚朋友来行礼,就站在顺着煤棚门口搭出来的塑料棚里面,对着黑白相片鞠个躬。工人阶级不搞封建迷信,但程家伯伯幻想过的党旗,最后也是没能盖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山花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