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花网站:http://shanhua.qikan.com

山花2020年第10期  文章正文

大榆树

字体:


  我大学读的是哲学,但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没去上课。一些必须出席的留学生交流会,我也从未去过。我甚至连麻烦同学帮忙签到都懒得做。终于,在毕业前一年,我们系一个教神学的犹太老头把我告到了校监那里。校监是一个跟老头子年龄相仿的老女人,她说听说我病得很重。是啊,我说。她怀疑的蓝灰色眼珠上下眨动着,一种期待我“坦白从宽”的眼神。我也注视着她。她说,你是不是嗑药了,或者酗酒?我非常严肃地说,我没有。我只是不想开会。她接着问,如果你不能说明你为什么总是旷课,我只能公事公办了。她的话带着明显的威胁语气。但我也知道,像她一个分管学生心理健康的校监是不能开除我的。于是我说,顺着她的“专业”说,我得了抑郁症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山花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